協合瑜伽

協合瑜伽(Yoga Synergy)是起源於澳洲雪梨的瑜伽學校,也代表一套完整而獨特的瑜伽習練風格和龐大的相關理論。協合瑜伽的許多原則和著重點在整個瑜伽的大環境裡不但獨特而且很具爭議性。事實上,這些原則在極大的程度上是一種關鍵:它將古代瑜伽經典,不論是瑜伽經(Yoga Sutra)所涉及的靈性層面,或是哈他之光(Hatha Pradipika)對於瑜伽在生理健康層面的承諾,與我們每天在瑜珈墊上的習練關聯起來。

 

協合瑜伽由賽門 伯格-歐里維(Simon Borg-Olivier)和碧安卡 瑪琪莉絲(Bianca Machliss)於80年代初期建立。兩人之前都跟上世紀最重要的瑜伽大師,包括艾揚格(Sri B.K.S. Iyengar),喬伊斯(Sri K. Pattabhi Jois),德斯卡查(Sri T.K.V. Desikachar)(三人均師承克利希納 馬查爾(,後者為其子)學習。也許意識到他們所學到的是瑜伽的古老傳承,所謂「創新」或者「自成一派」與之相比都是微不足道,因此他們不願意將協合瑜伽稱為一個體系,而將其稱為一套「方法」。必須一提的是,這套習練「方法」不只來自他們數十年的習練,還包含他們作為物理治療師的學習和實踐。

 

 

賽門 伯格-歐里維經常談到現代的身體(泛指從西方的生活型態包括久坐,缺乏運動,精神高壓所產生的生理/身體狀態)在極端突兀的開始習練傳統的印度瑜伽體位 - 一套來自不同文化和生活方式的身心鍛鍊 - 的不合理以及其高度的受傷風險。雖然此觀點並不新穎,但是它的重要性卻幾乎從來沒有被嚴肅的強調。而像協合瑜伽將整個習練放在這個基礎上,並始終沒有忘記瑜伽的終極目標的恐怕再也沒有第二個。

 

協合瑜伽是一個具備獨特理論基礎的習練,其中最主要的包含:

 

  1. 放鬆: 放鬆是人的一種自然的生理狀態,然而現代人因為緊張的生活而不再知道如何放鬆。連我們所從事的一些幫助我們放鬆的活動都使我們像繃緊的一張弓,好像我們不希望干擾這種緊張的慣性。在協合瑜伽的習練中,放鬆不是某個像「屍體式」的姿勢,也不是某種「療復瑜伽」,而是一種不斷精進改善的技巧,以及任何瑜伽習練背後的大原則。這個放鬆跟我們,神經系統所處在的模式有關,並藉此使我們的生理狀態包括心跳和呼吸保持穩定,而使得療癒和再生效果能夠透過瑜伽而實現。從更高的層面來說,放鬆為我們身心的整合和持續努力「不執著」提供即時的提醒。

  2. 對脊椎的專注:協合瑜伽的招牌習練便是一套脊椎運動,其目的是為了以最單純的方式,一次一個方向的活動脊椎。透過這套脊椎運動我們可以清楚的發現許多瑜伽相關的運動傷害造成的原因,同時產生某種對脊椎以及其相鄰關節群如肩膀,髖關節的察覺和敏感度。此外脊椎運動以及它的習練細節使我們對於許多傳統的瑜伽體位有更深刻的理解。 協合瑜伽的脊椎動作以簡短的7個動作成為一套適用於大多數習練者,它精巧且隨時可以習練,連墊子也不用,然而在執行細節上充滿了對身體的呵護,表現瑜伽「不傷害」的準則,它不但能復活我們的脊椎,同時強健內在器官,並建立一個可持續的瑜伽習練。

  3. 自然呼吸:自然呼吸跟放鬆和靜心的狀態相關,當一個人處在不受壓力的放鬆狀態時自然呼吸便自然發生。然而現代人幾乎無時無刻不在壓力之下以至於自然呼吸必須重新學習。   瑜伽教學使用呼吸口令在阿斯湯加或是流瑜伽的習練中是非常普遍的,然而賽門 伯格-歐里維發現結果經常導致呼吸過度,心跳和血壓上升,同時過度刺激神經系統,因此他建議在體位的習練裡最好是保持自然呼吸就好了。隨著習練的強度的變化,有時候氧氣會燃燒的快,此時盡力保持自然呼吸而不增加呼吸量會提升體內的二氧化碳而使得身體組織呈微酸性,這個情況會平靜神經系統,並且在細胞的層面上提高供氧,而此時自然呼吸已經成為瑜伽呼吸控制法的習練了。

YS_Blog_Knees-862x482.jpg